汪汪酱

Tin&Can 《每一口美味都想与你分享》

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无事抽风:

《每一口美味都想与你分享》


 


*梗之30题系列,本篇的梗原创


*私设:同居、口味


*OOC预警,文风崩坏(讲道理我都摸不准自己什么文风)


 


跟一个人相处久了,很自然就知道对方的口味。


 


“TIN?你在干什么?”


睡醒午觉的CAN扒拉着头发,走向在厨房中忙碌着的TIN。


“做点吃的。CAN,帮我拿一下酸奶。”


TIN没有停下动作,把切好小块的牛油果放入杯中,指挥CAN来帮忙。


“好~”


CAN打开冰箱,拿出一排六支的杯装酸奶,走到TIN身边,“要多少?两盒够吗?”他盯着手中的酸奶,有点嘴馋。


TIN不用看CAN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喝酸奶。他有些坏心眼,想逗逗CAN,“两盒不够,要六盒。”


“啊?可是我想喝酸奶,留一盒给我行吗?” 他将酸奶放在料理台上,扯着TIN的衣角,发动撒娇攻击。


TIN意志坚定,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
“半盒呢?半盒也不行吗?”CAN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可怜。


TIN笑了,他打开水龙头洗手,但不用纸巾擦干,沾满水的手在CAN脸上虚空一弹,弄得CAN满脸是水。


“喂!”CAN怒了,他也打开龙头,手伸到水流下时却被TIN捉住手。


CAN怒气冲冲,瞪了TIN一眼,却没有挣开TIN的桎梏。


TIN脸上笑容更盛,开始顺毛,“等下这六盒都会进到你肚子里,你还要在乎这一盒半盒吗?”


CAN瞪大眼睛,还在消化TIN说的话。


TIN关上水龙头,抽出纸巾帮CAN擦手。正当他要给CAN擦脸时,CAN却把脸贴到他肩膀上,乱蹭一通,以其人之水还治其人之身。


TIN撕开包装,往杯子里倒酸奶,CAN跟在他身后,认认真真舔盖。


 


在榨汁机运转之际,TIN洗了一小串葡萄给CAN。


两人还没交往的时候,TIN就已经摸清了CAN的饮食偏好,不挑食,爱吃肉和海鲜,口味偏甜,胃口大如黑洞。


葡萄被一个个摘下,放在小碗里,CAN抱着碗吃得不亦乐乎,时不时给TIN投喂几粒。


TIN洗净水果刀和橙子,在橙子的表面划十字,顺着痕迹剥开。他喜欢这样吃橙子,虽然剥皮有些麻烦,但不会被汁液弄到满手都是。


果肉被完整地剥出来,TIN掰开一瓣,送到CAN嘴边。无论何时何地,TIN手上的食物,第一口永远都属于CAN。


CAN张嘴咬了一半,被酸到眯起了眼睛,TIN将剩下的一半送到自己嘴里,同样被酸到化身表情包。


TIN偏好酸甜口,比较能吃酸,而CAN对酸的接受度不如TIN。


“太酸了!”CAN先缓过来,他看到TIN一样被酸得眯眼,立马抓起碗中的葡萄喂他。


在葡萄的帮助下,TIN终于重见光明。他看着手中的果肉,嘴里不自觉地分泌唾液。大少爷从不委屈自己,也不可能委屈他的男朋友,这个橙子只有垃圾桶一条路可走。他伸长腿,把墙角的垃圾桶勾到自己旁边,正要把这颗酸橙扔进去。


橙:君要橙死,橙不得不死。


CAN出手阻止了这件惨案,“不准扔,扔了就太浪费了。”


“这么酸我们谁都吃不了。”连自己都接受不了,CAN就更不用说了。


“葡萄太甜了,吃点酸的可以中和。”CAN的目光扫到料理台上的酱料,指着白糖说:“况且我还能蘸糖吃!”


TIN笑着刮了刮他的鼻子,拿走他手中那碗所剩无几的葡萄,换上几乎完整的酸橙。


CAN望着橙子发愣,喉结上下滚动,酸到头皮发麻的感觉又涌上来。他掰下一瓣快速塞到嘴里,大口咀嚼,颇有视死如归的意味。


看到CAN眉头紧锁吃酸橙的样子,TIN说不上心疼多一些还是开心多一些,他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颗葡萄,含着,等CAN把那瓣果肉吃下去。


CAN到底还是把橙子吞了下去,他正要开口讨要“甜头”,还未出声就被堵上嘴巴。一颗葡萄马上被渡了过来,他下意识咬破它,清甜的果肉和果汁瞬间缓解了口中残留的酸。


他们就着这颗葡萄,在厨房里回味每一口酸和甜。


 


牛油果奶昔:Hello?你们有管过我的死活吗?


 


 FIN


 


被自己写的东西甜到失去思考能力,写到后面已经全面崩坏了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

评论

热度(357)